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杂谈 >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3)

(作者:熊飞骏)

【导语:如果你对现实感到迷惘,你就去读读历史,其实一切已经发生过;如果你对历史感到迷惘,你就来看看现实,其实历史正在发生。一切善于忘却的民族必有大灾难。】

三、中法战争与「口号爱国贼」

1771年,越南西山党爆动,推翻了广南国王的统治。王室后裔阮福映流亡泰国,王子景则在法国传教士百多禄的保护下逃亡法国。为了得到法国的援助,1789年百多禄和王子景代替阮福映签订《越法凡尔赛条约》,规定法国派军舰和军队援助阮福映作战。越南方面允许法军长驻南越地区,并割让昆仑岛和岘港给法国,法国人在越南有自由贸易特权。

条约签订后,百多禄在印度的法国殖民地本地治里装备两艘战舰,从葡萄牙人那里购买了步枪等武器,招募一批志愿军赴越加入阮福映阵营,使其军势复振,对西山党举行反攻。

1794年法国远征军攻陷首都顺化,西山党政权覆灭。这时正值法国爆发大革命,没条件履行《凡尔赛条约》,只好把远征军撤回。阮福映继续北伐,征服北方的安南王国,统一越南全境。

1802阮福映在顺化即王位,改元嘉隆,定都富春,建立阮朝,并遣使请求大清国册封。

1803年,清政府改封阮福映为越南国王。他就是越南历史上著名的嘉隆王。

1820年阮福映逝世,临死前叮嘱王子阮福皎说:「不可忘记法国的大恩,对法国要敬爱不衰……」

没经历过人生残酷磨练的小国王即位后很快健忘了父亲的遗嘱,不但没对法国恩主敬爱不衰,相反恩将仇报对法国传教士大开杀戒。

十九世纪五十年代,法国从大革命的动荡中恢复过来,小拿破仑建立法兰西第二帝国,总算等到履行《越法凡尔赛条约》的时候了。

1856年,法国海军少将鲁约里前往越南首都顺化呈递国书,要求阮家王朝履行1789年跟嘉隆王阮福映签订的割地通商同盟条约。

越南官府的反映和同时期的两广总督叶名琛一个德性:玩驼鸟政策不理不睬!

法国方面的反应很激烈。鲁约里指挥海军陆战队在舰港强行登陆,舰炮摧毁了越南炮台。

越南官府在外国军队面前很脓包,可对非武装平民却很有战斗力。法国舰队撤退后,就开始对手无寸铁的法国传教士抖威风,格杀勿论一个不留!

屠杀手无寸铁的传教士并不等于打胜仗,三年后的1859年法国舰队再度兵临城下,攻陷南越首府西贡。越南官府只好屈服,跟法国签订割地陪款的《西贡条约》。不过割让的土地不再是《凡尔赛区条约》规定的舰港那个弹丸之地,而是整个南越地区,相当于越南总面积的三分之一。

法国商人很贪婪,对割让越南三分之一国土的《西贡条约》并不满足。军火商久辟酉在北越首府河内发现一条通往中国云南的交通河流——红河,企图利用这条河流贩运军火前往云南卖给正在交战的回民武装和清政府军队。

军火在越南是违禁物品,但越南官员奈何不了久辟酉,就照会驻西贡的法国总督召回这位军火商。

1873年,法国总督派遣海军军官葛尔里率领两艘军舰前往北越首府河内调查。可葛尔里竟然被军火商说服,反过来建议总督对河内用兵吞并北越。

越南官员恨透了葛尔里,就联络割据中越边境的强盗武装刘永福的黑旗军,对沿红河探测通商道路的葛尔里发动伏击战。

黑旗军首战告捷,把葛尔里五人砍头。当越南现任国王阮福任收到黑旗军首领刘永福献上的五颗法军人头时,就单方面宣布取得了抗法战争的伟大胜利,任命强盗头子刘永福为三宣军区副司令。

法军的报复来得很快,1874年越南政府再度屈服,跟法国签订第二次《西贡条约》。

1、法国承认越南是独立国。

2、法国代理越南外交。

3、开放红河自由航行。

越南是大清国的附属国,虽然内政完全独立,但在清政府眼中并没有独立自主的资格。慈禧内阁收到法国驻中国公使呈上来的《西贡条约》副本后,自然对「承认越南是独立国」条款大惑不解?

越南既然长期是大清国的附庸国,外交上自然也和大清国一个德性,根本没想到要履行签订的条约。一面暗中知会盘据红河西岸老开城的黑旗军阻挠法国通航;一面不理会法国代理外交,继续向中国派遣贡使。

法国对越南违背条约行为再次反应强烈。1882年,海军司令李威利率舰队在北越登陆,攻陷首府河内,强迫越南政府履行第二次西贡条约。

越南向宗主国求救,中国和法国交涉。两国代表签订划分越南势力范围的《天津草约》,法国同意红河以北是中国保护区,中国承认红河以南是法国保护区。

1883年,中、法两国同时宣布拒绝《天津草约》。法国军队攻陷越南首都顺化,国王阮福升投降,跟法国签订《顺化条约》,承认越南是法国保护国,内政外交全交法国管理。

法国高层发动政变,宣布废黜阮福升,另立他儿子阮福昊当国王,同时派急使前往中国求救。

清政府立即派遣援越远征军越过中越边界,在河内附近布防。

十九世纪八十年代的法国虽然是现代化强国,但因十年前的普法战争受伤太重,50亿法郎(合10亿两白银)的巨额赔款严重制约了法国军事力量的与时俱进。加上新成立的法兰西第三共和国基础不牢,民主宪政还未成为多数法国人的共识,专制复辟威胁尚存,政府很弱势,平均每8个月更换一届内阁。不适宜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大型国际战争。所以和大清国开战虽然最终胜利没有悬念,但却不是法国的最佳选择。

关于抗法援越,清政府分为主战、主和两派。主战派以政府后起之秀张之洞为主,主和派以官场老字号李鸿章为主。

张之洞是新崛起的「清流党」领军人物,以擅长慷慨激昂的排外主战演说来赢得朝野的关注。

经过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大清国取得了举世嘱目的军事成就,上升为亚洲第一大军事强国。尤其是现代化海军阵营堂堂。

随着军事装备的现代化,大清政府的信心也水涨船高。强硬和好战的呼声成为对外关系主旋律,迫切希望过把「用炮舰说话的瘾」。随着被动挨打的记忆渐渐远去,「对外可以说不」的自豪感与也与时俱进,和平与妥协越来越显得不合时宜。

李鸿章是大清国改革开放的总操盘手,比帝国绝大多数官员有更多的知情权,深知强盛光鲜的外表后面的虚弱和糜烂,明白这个亚洲第一大军事强国在战场上来不了真格的,因此力主和平避战。

张之洞是官场新秀,还没机会进入权力中心,自然对一流的陆海军装备印象深刻,天真地相信中国扬眉吐气的机会到来了。

对时局有清醒认识的天才外交家曾纪泽因为了解敌我双方的劣势,虽然很反感「清流派」的战争叫嚣,但也不象李鸿章那么悲观,认为对法国不应一味妥协退让,应该选准时机有策略顶一下。公开对法宣战肯定不行,选派志愿军化装成越南士兵越过边界抗击法军还是可行的。

「清流党」内还有一个「口号爱国派」,在后方爱国口号喊得震天响,擅长气氛热烈的爱国表演;可一上前线却来不了真格的。这号人热衷于把自己置于道德置高点,把任何理性的声音都斥骂为「汉奸卖国贼」。

「口号爱国派」以张佩纶为代表。此公没有舌战群儒的智慧,两片嘴唇却能拍打出「骂死王朗」的响声。靠喊爱国口号很快在官场脱颖而出。

象张佩纶这类在后方豪言壮语在前线丑态百出的现世宝,是近代中国「口号爱国贼」的始祖,靠「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出人头地升官发财。

中、法两国远征军在北越接上了仗。援越远征军一战即溃,被吹这得神乎其神的黑旗军也全线败退。

前线战局失利,中、法两国又回到了谈判桌上。

1884年,中国代表李鸿章,法国代表福禄诺签订和平条款——《李福协定》。

1、中国远征军撤出越南。

2、中国仍是越南宗主国,但不再过问法、越两国签订的条约。

3、中国不向法国索取陪款。

《李福协定》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不能算是「卖国协定。中国撤军和不过问越、法关系不过是秉承「务实精神」,承认战争造成的既成事实,并且还保留了「宗主国」名义,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应该是中国外交的一次「小胜」。可那些不切实际的主战派和别有用心的口号爱国贼们,却把李鸿章骂了个狗血淋头,把《李福协定》诬为「卖国协议」。

因为朝野一边倒鞭挞《李福协定》,中国政府只好顺从「民意」拒绝履行,一再拖延远征军撤军时间表。在大敌当前的关键时刻,大清国官府既不认真履行停战协定避免授法国破坏协定的口实,争取体面的和平;又不积极备战作好迎战法国的准备工作,好像不挨法国一顿揍就浑身不自在。

法国那边也一样对《李福协定》心不甘情不愿,认为「保留中国宗主国」名义后患无穷,于是抓住中国援越远征军没有遵守《李福协定》按时撤军的借口,重启战端突袭中越边境重镇谅山,向越南境内的中国远征军发动突然袭击。

法国驻北京公使谢满禄以中方违反《李福协定》名义,向大清政府提出最后通牒,限中国在七天内承诺赔偿法国军费八千万法郎(相当于普法战争赔款六十分之一),否则就对大清国发动战争。

大清国官府对法国大使的最后通牒报以轻蔑的嘲笑,提醒对方当今中国不是鸦片战争时期的中国,而是「海权大国」不适宜用最后通牒方式,依旧不作好必要的战争准备。

最后通牒的期限一过,法国公使下旗回国,两国进入正式的战争状态。

法国是一个海权大国,不会把战争限制在中越边境,必然要利用海军优势把战火延烧到中国本土,从根本上打击中国的战争能力。

中法战争的两个主战场是中越边境和台湾海峡。法国的总体战略是用陆军在中越边境攻击中国远征军,消化在印度支那取得的胜利成果;用海军在台湾海峡袭击福建和台湾的现代化工业基地。如果条件允许就永久占领台湾。

大清国光绪皇帝对张佩纶慷慨激昂高呼爱国口号印象深刻,就临危付以重任,任命张佩纶为福州东南战区司令,统一指挥调度台湾海峡两岸的海陆军作战。

张佩纶到达福州前线后除了带领部属喊爱国口号表杀敌决心外,根本不认真备战,当然忘不了乘机做军需品消耗假帐,冒领防卫经费大发一笔国难财。当清醒者建议位于法国舰炮射程范围内的马尾船厂实施「空厂政策」,把重要设备转移到后方的安全地带时,张佩纶把提建议者斥为「长敌人志气灭自家威风」的「汉奸卖国贼」。

1884年8月23日上午,法国远东舰队司令孤拔统率远洋舰队闯入福建马尾军港,象绅士一样向大清国闽洋舰队宣战,声称下午两点前决战。

东南战区司令张佩纶仍然对法国舰队司令孤拔的宣战报以轻蔑的嘲笑,不但不积极备战,还拒绝向海军将士通报孤拔的宣战信息。马属军港的将士在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照常赌牌、酗酒抽鸦片讲黄色笑话。司令张佩纶则在豪华办公室里幻想福建美女的身段和三围有什么性感之处。

福州马尾军港固若金汤,岸上装备了四十门最新式的大炮,加上二十营配备有后膛枪等新式武器的守军。将士只要认真履行职责,法国远东舰队是根本不可能攻进军港的。

闽洋舰队在中法战争前期就应该派军舰封锁闽江口,不让法国军舰进入闽江。可中国没有?法国军舰在闽江就象在本国内河一样来去自如。

开战以前,闽江口终于被军舰封锁了。不过不是大清国的军舰,而是法国军舰。

再退一步,大清军舰和岸炮应该严密守卫马尾军港的入口,不让法国军舰闯进来。做到这点应该轻而易举,否则就不称其为军港了。可中国没有?法国军舰出入马尾军港就象进出自家的庭院一样自由自在。

下午1时56分,孤拔约定的时间一到,就大摇大摆地闯入马尾军港,和停泊在那里的大清国闽洋舰队决战了。

孤拔的舰队共有11艘军舰,其中两艘用于封锁闽江口,一艘守在军港的出口,只有8艘军舰进入军港参与马尾海战。

停泊在马尾军港的闽洋舰队共有13艘军舰,虽然舰艇总吨位和军舰结实程度不及法国舰队,但因为在自己的防区内作战,岸上的40多门大炮居高临下描准法国军舰轰击,威力相当于10艘军舰!所以马尾海战大清国海军的火力应该占压倒优势。

马尾海战只持续了短短半个小时,决战结果是大清国海军以压倒优势的火力全军覆没!13艘军舰全部被击沉,2000多名水兵据说生还的只有11人?

法国军舰无一艘被击沉,士兵阵亡6人。

马尾海战大清国方面的唯一硕果是:那位爱国口号喊得震天响,高呼要与马尾军港共存亡的司令官张佩纶,一听到炮声就吓得屁滚尿流,带上几个卫兵跑得无影无踪?

百年中国一直盛产张佩纶之流误国害民「把爱国当生意来做」的口号爱国贼!

解决好闽洋舰队后,法国军舰上的大炮开始描准马尾军港的40多门岸炮轰击,没多久就把所有的岸炮打哑了。

接下来法国军舰开始轰击马尾造船厂,把这个中国第一大海军造船厂也是洋务运动的骄傲炸成了真正的废墟。

马尾海战结束后,法国舰队在台湾海峡追上了闽洋舰队的剩余舰艇并一一击沉。闽洋舰队全军覆没!法国完全掌握了台湾海峡的制海权,得以有效封锁台湾。

台湾的武器军需品主要靠大陆供给。一旦台湾海峡被法国海军封锁,台湾在战争中支撑不了多久。法国割占台湾的狂妄计划就能顺利实现。

为了打破法国舰队对台湾的封锁,大清政府命令北洋舰队出动二舰军舰,南洋舰队出动五艘军舰,组成南、北混合舰队前往台湾海峡迎战法国舰队,打破法国海军对台湾的封锁。

虽然救兵如救火,可南、北混合舰队成立后一直赖在上海不肯出发,以各种理由一再推迟南下的日期。

刚好北方传来朝鲜事变的消息,北洋舰队的两艘主力舰艇如释重负,急如星火北上「执行任务」去了。

打破台湾封锁的重任就落到南洋舰队的五艘军舰身上。

大清国南洋援台舰队的表现比闽洋舰队还要「精彩」百倍,完全超越了正常人的想象能力。

1885年1月18日,吴安康统率的南洋援台舰队在多次推迟出发日期后终于开动马达南下了。如开足马力三天三夜就能抵达福建前线。

南洋舰队虽然是现代化海军,可训练却停留在中世纪帆船时代,停留在各舰各自为政的训练层次,连个现代化海军编队这样的最基本战术都没有。

南洋援台舰队虽然启程南下,但却视台湾海峡如末日世界,出发没两天就在浙江沿海转起了圈子,一路停停走走进进退退,26日停泊在浙江玉田,到了月底才到达玉环。拖拉磨蹭了近半个月后,又于2月1日借口燃煤用尽无法续航,自行折回三门湾附近的石浦港,决定长期赖在此地享受生活。

吴安康虽然停留在远离前线的浙江石浦港「猫春」,可仍心神不定,不但不敢率领舰队南下,相反决定以补给不足需要补充燃煤的狗屁理由掉头北上,准备返回出发地上海。

南洋援台舰队还没临阵就开溜脱逃了,表现连乌龟都不如。可乌龟舰队逃跑的运气太坏,刚掉头北上就被苦苦搜寻南洋援台舰队的法国舰队追上了。

2月13日凌晨5时,中法舰队「不是冤家也路窄」,在檀头山附近海域不期而遇。

南洋援台舰队一看见法国军舰的影子就象老鼠见了猫掉头就跑。航速较快的「开济」、「南琛」、「南瑞」三舰丢下航速较慢的「驭远」、「澄庆」两舰率先领跑。后两舰只好躲入三门湾石浦港玩起缩头乌龟把戏。

2月14日深夜,封锁石浦港的三艘法国军舰派出鱼雷小艇偷入军港进行同归于尽式袭击,在「驭远」舰艇制造了巨大的鱼雷爆炸声。

「澄庆」号舰长蒋超英听到爆炸声后,居然下令舰炮漫无目标向夜幕开火射击,结果和自家的军舰「驭远」号干上了。两舰在自相残杀的炮声中双双倾倒入海。

大清国南洋舰队创造了世界海军战史上的「奇迹」!同时也为人类文化提供了最为忍俊不禁的幽默笑料。

「澄庆」、「驭远」两舰的战争滑稽剧在官方报告中被美化成可歌可泣的英雄史诗:两舰被力量占压倒优势的法国军舰击伤了,因为担心火药舱爆炸会祸及岸上的石浦城,为了保护城市和人民,在让法国军舰付出「沉重代价」后,毅然自沉军舰壮烈殉国。

大清国海军虽然打仗象乌龟,可谎报战功却是一等一的高手。

法国拦阻舰队击沉两舰大清军舰付出的「沉重代价」竟然是损失一名士兵?

南洋援台舰队的另外三艘军舰躲入了镇海军港。

镇海口入口处两岸有山,山坡上修建有现代化炮台工事,地势十分险要易守难攻。浙江防区司令欧阳利见亲自率领用新式武器装备的现代化军队镇守北岸,淮军名将杨岐珍率军镇守南岸。北岸招宝山一带修建有威远、定远、安远等炮台;南岸金鸡山一带修筑有靖远、镇远、天然、自然等炮台。中法马江之战后,浙江省长刘秉璋下令在炮台防御基础上,在江口用沉船构筑封锁线,只留下不到100米宽的一处航道以供出入,另在航道上密布48颗电发水雷以防万一。

令正常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南洋三舰的到来让镇海守军十分反感,担心南洋三舰来到镇海「恐致引敌」,会把法国军舰招引到镇海,破坏一方平安,要求两江总督曾国荃火速命令舰队离开。

石浦夜袭警报传来后,镇海防卫司令官薛福成再次郑重致电曾国荃,要求南洋军舰离开镇海。浙江省长刘秉璋对南洋舰队军舰不请自来的行为大为光火,认为连累了浙江省,痛骂南洋援台军舰「乱跑真无法」。

面对浙江官员的极力抗议排斥,曾国荃立刻电令吴安康率领三舰北返江阴。听闻浙江省抗议的清政府,居然也发出正式电谕要求南洋军舰北返。

这真是近代战争史上的一大奇观!

三艘南洋军舰畏敌如虎,在接到撤离镇海的电令后,仍然如就地扎根一般牢牢赖在镇海拒绝离开,哪怕通报说外海并没有法国军舰行踪也坚决不再出海。「开济」舰舰长徐传隆和「南瑞」舰舰长徐长顺都是镇海本地人,逃入镇海口后干脆上岸回家过年。援台舰队司令吴安康也搬入徐家居住。

跟随南洋援台舰队前来镇海的法国远东舰队司令孤拔认为镇海口航道狭窄,两岸炮台过多,在没有足够登陆兵力可用的情况下很难顺利攻入镇海军港。 权衡利弊后决定即对镇海口实施围而不打的战略。之所以要摧毁南洋水师援台军舰,是因为派出援台的是南洋舰队主力,会对台湾海峡封锁行动以及法国补给船产生不小的威胁。现在既然不具备攻入镇海口的条件,不如将南洋舰队军舰封锁在港里,让其无法对台湾海峡封锁计划产生任何威胁,如此这些军舰就和被击沉了没什么分别。3月1日镇海之战后,法国远东舰队就调派军舰封锁住镇海。直到战争结束,南洋三舰也始终未敢出镇海口一步。

这就是历史教科书上被誉为「大捷」的「镇海保卫战」真相。

中法战场大清国将帅并非千篇一律的脓包乌龟,陆军的表现就比现代化海军要过硬一些。在台湾淡水,法国海军陆战队就撞见了一个真正的将军孙开华,虽然只拥有5:1的优势,比其他战场中国人数优势逊色得多,可仍成功地打退了法军对淡水的进攻。此战法军共阵亡9人,失踪8人,受伤48人,遗失舢板2艘,哈乞开司5管机关炮1门。清军阵亡80余人,受伤200余人。战果比其它战场辉煌十倍。

镇守台湾的刘铭传将军表现也不错。这个一字不识的赳赳武夫,不会象张佩纶那样高呼「爱国口号」搞爱国表演,做尽文字功夫总结成绩歌功颂德,但却能认真备战打仗,让法国在台湾处处碰硬。

此事说明专制洗脑教育造就的旧式知识分子品格心智连文盲都不如!

中法战场的另一个真将军是七十高龄的老将冯子才。他在中越边境的镇南关成功挡住了法国军队的攻势。

1985年3月23日,法国陆军将领尼格里率领2137人向中国军队4万重兵设防的镇南关发起攻击。因双方兵力太过悬殊攻势无法奏效,陷入胶着状态。24日法军后方补给告急,尼格里被迫下令撤退,此战法军阵亡达74人。老将军冯子材立刻抓住战机,率中国大军尾随追击。3月28日收复谅山,法国军队在越南北部的攻势严重受挫。

法国陆军在中越边境的挫败,直接导致了法国茹费理内阁的倒台。

这就是历史教科书上的「镇南关大捷」。

中国军团在镇南关战役得手后,大清官府突然聪明了一回,见好就收向法国政府伸出了和平停战的橄榄枝。此时英国政府因为中法战争损害了英国对华商业利益,也出面对法国施加压力,和平力量超过继续战争的力量。中法双方在英国斡旋下签订「停战协定」,承认《李福协定》但取消中国是越南宗主国条款。

这是近代中国签订的唯一一个没有附加赔款等「不平等条款」的「双边协定」,也是唯一的一个理性的外交条约。如果中国不见好就收让战争继续下去,镇南关的胜利果实很快就会化为乌有,法国的全面胜利几乎是没有悬念的。那时除了赔偿一笔天文数字的赔款外,台湾也得提前十年跟中国大陆拜拜了。

中法战争虽然没有赔款,但大清国付出了上亿两白银的天文数字军费。闽洋舰队、马尾军港、马尾造船厂,台湾基隆煤矿……相继毁于战火,也让大清国损失了上亿两白银的现代化成果。

如此巨大损失是大清国难以承受的!

如果当初大清国「口号爱国贼」们没有不切实际唱高调鼓动中法开战,明智务实接受《李福协定》,中国不但能避免二亿两白银的巨大损失,还能保持越南的宗主国身份。

可历史从来都不接受「如果」!

「口号爱国贼」对中国的危害实在太大了。

更大的危害还在后面。

中法战争结束后,大清国没有痛定思痛从战争中吸取教训,防患「口号爱国贼」做大做强危害中华。而是听任「口号爱国贼」总结成绩歌功颂德,把损失巨大的中法战争意淫成一个又一个的大捷。

中法战争唯一勉强称得上「大捷」的是台湾淡水保卫战。可「口号爱国贼」们口中的中法战争却由一连串的「大捷」构成。

镇海大捷:镇海守军英勇抗击法国四艘军舰的猖狂进攻,水陆合心「齐力痛剿」,击穿了一艘法舰,击退入港偷袭的法国鱼雷艇,登陆的法国军队也被陆军英勇击退,甚至最后还创造出了击毙孤拔的盖世奇功……赢得了镇海保卫战的伟大胜利。

镇南关战役双方武器相当,中国兵力是法军的20多倍,伤亡人数也是法军的20多倍,法军全役只阵亡区区74人。如此巨大的兵力和伤亡悬殊无论如何都与「大捷」无缘,可并不影响「镇南关大捷」成为历史教科书最为振奋人心的历史名词。

淡水大捷的战果也被夸大了几十倍。

「法国茹费理内阁倒台」也一样被中国人宣称为「大捷」,其实此事在法国最稀松平常不过。法兰西第三共国成立后,平均八个月就有一届政府内阁倒台事件。法国人民的工作生活基本不受政府内阁倒台的影响,各人该干啥照样干啥。政府倒台人民「工资照发肉照吃」。

…………

大清国的「口号爱国贼」们凭空杜撰出的中法战争伟大胜利,使中国丧失了必要的反思智慧,导致朝朝野官民轻率好战,为十年后的中日战争大灾难埋下了伏笔。

我国的历史教科书把中法战争描述成「中国不败而败,法国不胜而胜」?历史真相则在大清国宣传机器下,「中国不胜而胜,法国不败而败」!

0 0
我们认为: 用户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获取有用的信息,而不是来点击广告的。因此本站将竭力做好内容,并将广告和内容进行分离,确保所有广告不会影响到用户的正常阅读体验。用户仅凭个人意愿和兴趣爱好点击广告。
我们坚信:只有给用户带来价值,用户才会给我们以回报。
CodePlayer技术交流群1CodePlayer技术交流群1

帮朋友打一个硬广告:

P2P网贷系统(Java版本) 新年低价大促销,多年P2P技术积累,系统功能完善(可按需定制,可支持第三方存管、银行存管),架构稳定灵活、性能优异、二次开发快速简单。 另可提供二次开发、安装部署、售后维护、安全培训等一条龙服务。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可以自信地认为,在系统设计上,比市面上的晓风、迪蒙、方维、绿麻雀、国融信、金和盛等P2P系统要好。
深圳地区支持自带技术人员现场考察源代码、了解主要技术架构,货比三家,再决定是否购买。

也可推荐他人购买,一旦完全成交,推荐人可获得实际售价 10% 的返现。
有意向者,详情请 点击这里 联系,工作时间立即回复。